*** 柘林水库之旅 ***

----作者: 聪明的阿呆

凌晨四时, 就被刺耳的喇叭声所惊醒。知道该起床了,该动身了。所以,赶紧收拾行囊,匆匆忙忙饮过一杯麦片就出发了。

车极小,人极多,只好将就挤于车尾。道极长,路极陡,坑坑洼洼直叫人颠得是晕头转向,全然不知天南地北。于是,该晕车的晕了,该呕吐的吐了。不晕的,不吐的也都是满面灰尘,一脸倦容的出现在窗口。不是让茫茫行程转晕了脑袋,就是被莽莽黄尘塞饱了肚肠。

好歹将这三个半小时车程熬过,终于到终点了,终于可以下车了。举目四望,灰尘漫天,而水库犹不见踪影。一行数十人亦无暇多顾,遥遥只望见“某某酒家”四字{只为过于匆忙,店名实未留心}。直如恶虎扑食一般狂奔而去,亦不问价,抄起几笼包子就往嘴里塞。稍解饥谗后方边嚼着包子边问:“有汤没有?”狼吞虎咽地对付完早餐就又该出发了。拎着塑料袋,踱着四方步,一行人浩浩荡荡又行进了。

行途之中,扑面黄沙有之,飞来污水有之{彼处正在施工中}。只好勉强忍耐。所幸攀阶数百步,水库终于出现在眼前。身前是一片汪汪碧水,远处是一带连绵群山。清新之风迎面扑来,登时将先前的种种不快,种种酸楚统统置之于脑后。自己欢呼着向这片碧水扑去。

稍费唇舌之后,已置身于渡轮之上,风是轻柔的,吹拂着你的衣襟,轻抚着你的面颊;水是恬静的,绽放着羞涩的微笑,拨动着你的心弦;山是安详的,展示着雄浑的力量,震撼着你的情思。一切都是这么的静,茫茫天地间,所能听到的仿佛只有这风的浅吟低唱,这水的悄言细语,这山的深沉呼唤。一切都是这样的美,风的狂野,水的咆哮,山的凶险,在这里都找不到半点踪迹。有的只是轻柔,只是恬静,只是安详。这风,这水,这山。都只为我一人而存,只为我一人而歌。一时之间,只觉苍茫世界只我唯一,再不注视他人。我便是这山水的主宰;我就是这天地的主人。

风是那样的调皮:时而夹着湖水,扑头盖脸地一拥而上,叫你应接不暇;时而又偃旗息鼓,叫你急得是五窍生烟也只能是徒呼奈何。水是这样的清纯:清的可见底,绿的直刺眼。微风泛起,卷起阵阵涟漪,一环一环的荡漾开来。船儿行过,飞出片片白沫,又如晶莹的珍珠般欢腾着四处散落。伸出手去捞取吧,手心里残留的只有她那圣洁的泪水。许是伤心我扰乱了她的宁静吧!爱是爱不够的,惟有俯下身子,鞠一汪碧水,品味那甘甜。那芳香,沁人心脾。

风仍絮絮地吹,水犹缓缓地流。偶尔,从那水天交接处飞来一两羽纤瘦的沙鸥。忽而蜻蜓点水般在水面轻触;继而扶摇直上穿云而去。与白云嬉戏,与群山唱和。鸟鸣声、风啸声、水流声、风从群山发出的松壑声、人语声,同时齐发,犹如仙乐齐鸣,众妙毕备。真不知人处何地,身处何时。流连忘返,再不思归。

然则吾乐虽无涯,行程终有涯。不久,渡轮抵岸。该游别处了。只是皆无所观,不及我那挚爱万一。不复念。

只那山水,不知今夜能入梦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