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收藏》
365jz.com
2006/11/21

隧洞里的太阳

 

——作者:步云

  到今年的夏天,我已是连续十九年去湖南省郴洲712矿"探亲"了.那儿有我的第二个妈妈.

  她的儿子何辉,在1984年同我一道在越南扣茅山执行轮战侦察任务时,为了排除我脚下的一颗地雷不幸牺牲,年方20岁。
两年后我回到地方,第一件事就是到那个神秘莫测的矿山看忘我的"妈妈"."妈妈"一家住在一个当时极为普遍的平房里,很挤很小还有父亲,小弟和小妹.父亲是五十年代从部队响应党的号召"我们也要造原子弹"转业来到这个矿山的.也许有很多人还不了解,其实这座矿山的地底,埋藏着原子弹所需要的化学能源"铀"的矿石.我的父亲也就是那时开始了他的挖矿生涯.

  记得那是1986年冬天,我出差又顺道去了矿山,刚一进门,就见父亲准备出去,他看到我来,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还是低矮的平房,还是拥挤的小屋,父亲那山东人特有的魁梧身材,第一次让我觉得有些背驼.接过父亲的单车,强挤笑脸地说道: "我陪你去吧!"
我知道父亲要下矿井了.
  父亲咧开嘴笑了:
  "嗯,你还从没下去过,看看也好."
   我驮着父亲骑了半个小时的单车来到矿井边的一座平房里,换好工作服后同工友们一起挤入了下井的"电梯".与其说是电梯,还不如说是一个铁皮做的闷罐更恰当.我有些好奇地问父亲:
  "这要下去多深?"
闷罐太大的声音我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只见父亲弯起食指成一个"9",我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不明白他指得是什么。
  过了几分钟,我见那闷罐还没有丝毫要停的样子,忍不住回头看了父亲一眼,昏暗的灯光下,只见父亲一脸冷峻盯着黑乎乎的岩壁,刀刻一般的皱纹在闪动的灯影下格外刺眼,让我油然而生一种至今也说不出的感触。。。。。。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硄"地一声.闷罐停了.我突然觉得出奇的热,父亲拍拍我的肩:
  "到地心了!走吧."
  这时我才知道已离地面900多米了.
  跟在父亲的身后朝隧洞的深处走去,岩壁上的岩石象镶嵌了珠宝一样闪闪发光.手摸过去烫烫的.
  "摄氏50度".
  父亲站在身旁,平静的声音让我大吃一惊.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汗如雨下.闷热难当.稀薄的空气也让我有些呼吸困难.
  没走多远,一幕到死也不会忘记的景象深深地震撼了我,只见几个矿工只穿一条裤衩,挥动着铁稿一下一下砸向坚硬的岩石,火星四溅,每个人的背后绑着一根橡胶水管,水不停地洒满全身.
  "这是干嘛?"我不解地问.
  "降温".
父亲极为平和的两个字,却犹如在我耳边响了一道惊雷.刹那间目瞪口呆.那种震撼一下子把我拖进,只有在电影里才看得到核爆炸惊天地,泣鬼神的那种场景。
光着膀子的矿工们青筋暴突,手中的铁稿挥起来,砸下去,岩石坚硬而脆弱的剥落声,似乎在低声地妥协.跳跃的火星映射出父亲微驼的背影,此时看来是那样的挺拔,那样的伟岸.
  此时此刻,我想起了何辉,父亲的儿子,我的战友.
  当他用双手盘住地雷的那一刻,那神情的坚毅与此时的父亲何其地相似啊.当他大喝一声“跳”。时,一个形象就已成了永恒的记忆,深深地留在我的了心底。早已习惯流血不流泪的我默默地从父亲手上接过铁稿走向朝我压过来的岩石。。。。。。
  原子弹爆炸,
地雷爆炸,
炮弹爆炸,
在脑海里交替互换,慢慢地托起一轮升腾的红日.
  驮着灾难重重的民族从隧洞里喷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