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收藏》
 365jz.com
  2006/11/16
我本恶俗
 
——作者:面包

  敲下上面的标题,我笑了,得意的笑,哈哈,我本就俗,而且,是恶俗。这,也在上个月反复和网络与生活中的朋友强调过N次,我说,如谁要说我脱俗,那就是骂我,那你不如用鸡蛋砸我,用口水吐我。谁要说我脱俗我就和谁急,我就和谁叫板子。

  之所以说自已俗,因为我从没有觉得自已高雅过,哪怕在喝醉或忘呼所以的时候,我也清清楚楚的知道,我从来就没有和那类所谓的脱俗或小资挂上过钩,虽然有时我也像模像样的点上香熏炉滴入几滴檀香让房间里全是香喷喷的香气,然后用蓝月亮牌的洗手液把一双还算白嫩的小手洗净后坐在古筝边人模狗样的弹上两曲。但我一直认为,这点小小的动做并没有让我挤身到上流阶层,我,还是那个想笑时张大嘴露出白牙笑得花枝乱颤的那个俗人,想哭时,鼻涕口水眼泪全擦在脸蛋上的那个俗人。

  我说过,我没有太高的追求,我只希望我的娃娃听话懂事,不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但一定要做个自已快乐也能给别人带来快乐的人,做个身心都健康的人,我盼望着先生和我携手以沫,风雨同舟,不离不弃。当然,我也爱钱,而且是除了爱家人爱健康外最大的一个嗜好,没事的时候,我常把存款和现金搬出来细数,打算着下一笔收入花多少存多少,是不是该给娃娃买件既经济又实惠 的衣裳,能不能省下点钱给先生买回他喜欢的那张CD以讨得他的欢心,我也常站在菜市场和小商小贩为了一毛五分争的面红耳赤,恨不得自已就是世上最会讨价还价的那个家庭主妇。

  虽然我也写点东西,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除了在BBS上贴点痛苦或幸福的呻吟,编点悲悲戚戚的小故事骗点看客的眼泪,我真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折腾出个啥明堂。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在论坛是以灌水出家,我曾被大家封为灌水大王,所以,可以看得出来,我这个人没有啥可以称得上文学的东西。如要非要给我扣上一顶高帽子,那也是灌水灌出来的。

  曾有一位朋友抬爱我,说我是个被上帝赋予灵气的女子,小小的虚荣心满足了三十秒后,我就变得诚惶诚恐。觉得这帽子的份量太重了,压得我有些透不过气来,我不知道像我这样俗气的女子怎么还会给人家这个印像。你看我有时做在电脑边上像模像样的和网友谈论苏轼先生的博学或者李白同志的风流不羁,而自已却时不时的挖鼻孔抓脚趾,我常常在人家一篇文学境界相当高的贴子里高喊嘴一个亲一口,完全不顾是不是公共场所有没有人观看或会不会把人家的一片文学净土搞得多么不堪。 我就是这样一个恶俗的女子。

  我就是这么俗,我就这么俗俗的却快乐的活着,爱着爱我和不爱我的人,每天我还是那样身着二年前的旧衣裳穿梭在这个小县城的大街小巷。每天吃完拌黄瓜或清蒸排骨喝完那碗属于我的小米粥刷完碗就坐在电脑前和那帮狐朋狗友们聊天气说孩子。平淡却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