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收藏》
 365jz.com

   2006/11/21
那些花儿
 

——作者:南歌子

 

有一种花,你没有看见,却笃信它的存在。
有一种声音,你没有听见,却自知你了解。
  刚出生不久,我的婴儿床边便多了一束百合,是爸妈为了纪念我的第一个最纯真最幸福的笑脸。那个充满欢笑天伦的场面已随岁月的流逝变得枯黄,夹在相册里,成为回忆,也成为永恒。唯有那早已过了花期的百合,依旧圣洁。
  幼年时代的我,曾任性地从爷爷那儿要来一朵白色的喇叭花,喇叭花没有生命,然而,它吹得响。它是纸制的,偌大的洁白花瓣向前铺开,又在边缘向内卷,似乎在竭力地保护花的心。我把花藏在时间匣里,它成了我的收声机,收录了我童真的笑声以及成长的履痕。
  在学校里我认识了太阳花。我知道,那是一种朝开夕谢的花,很容易种植。于是,在我家的阳台上就多了一盆太阳花,我把它放在向阳的地方。我知道,每天日出,我还在梦中遨游的时候,花儿正对着阳光幸福地微笑。曾看过这样一句话——白天和黑夜的界线是灯光;明天和今天的界线还是灯光。每一个明天都是从灯光熄灭开始的。但我一直认为,白天和黑夜的是太阳花;明天和今天的界线还是太阳花。每一个明天都是从太阳花凋谢开始的。明天是世界上最富有魅力的字眼了,它隐含着希望。
  记得有一年特别流行一种手工自做的玫瑰,很多女孩都喜欢上了这种流行风,许多家里或多或少都搁着一蓝子泛着淡香的粉色玫瑰。但,我家没有,我房间里也没有。我当时也有些喜欢,于是就想做这种玫瑰,找来了最好的老师。然而,我失败了。我没有失望,反而很开心,很庆幸。因为我在制作的过程中学到了其他地方学不到的东西了。我终于明白,有些美丽,我们不必拥有,就像精品屋里的那些让我们心动的美丽物品一样,只要将它们藏于心中,用心守护,让美丽在我们的守护下永恒,就可以了。
  记得曾经看过一篇短文:如果南方下雪,我爱你。可偏偏南方不下雪,所以我不爱你。我在看的时候就在想,这里是南方,但也应该是有雪的。雪飘在你心里,雪花开在你心里。我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但我始终相信它的存在。就像卡通《魔法小天使》中的小女孩,她相信梦幻先生真的存在。
  在嫩暖的阳光下我躺在草地上,吹着有些凉意的微风,心旷神怡,轻松自在。这时,风吹来了一片树叶,有一朵竟在我的头发上停息。记得曾在一篇文章里看到这么一句:我飘向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难道它恋上了我的头发,想把这当成它的家?我轻轻地取下它,张开手,风儿吹走了它,它又自由。突然有种想跟着它飞的冲动。也许前世是只平凡的鸟,一觉醒来,抖去昨日的尘埃,试去夜色的迷茫,用一支心曲迎向清亮的天堂。活着,为了飞翔,为了像风一样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