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发 ***

 
——作者:随风而逝
 

“剪了吧?”理发师站在身后问,这句话,我已经在镜子里打量自己时,无数次在心头问过自己,我机械地点头,“嗯”字在喉咙里打着转,低得只有自己听得见。剪子闪闪的白从镜子里反射着刺目的光,我低下眼,不敢再望。发根被扯紧,剪子开始了行动,片片栗色的发尾飘落,如只只枯蝶,不再有随风飞扬的机会。耳边,发丝与剪子的摩擦声让心头升起一股莫明的伤感。不知是为这发,还是为自己。头脑一片混沌,艰难得再分清什么,再思考什么,只得任其迷茫,也任头发被摆布。

“好了。”我抬眼看见镜子里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自己,过肩的长发已被削成齐肩短发。“这是我吗?”我逃也似的离开。当风徐徐吹来,习惯的摔头掠发,忽然发现后面少了那份重量,心头却未因失重而轻松,反而添了一份失落。

我说服自己,慢慢接受这种改变。尝试感觉着短发带给我的新好处:在打仗似的清晨,省却许多梳理的麻烦;在和儿子玩耍时,不至于轻易被他抓住“小辫”;在有风的日子,同样享受着短发快乐飞舞的感觉。

长发变短的改变,一种最简单形式的变化。原以为平静的步伐现在乱了,原以为可以继续的路现在分岔了。徘徊路口,是向左,还是右?是维持现状,还是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人只能一直朝着前走,所以我也无法退回来时的路重新起步。我无法变动环境,也难以转变生活,环境左右着生活,我左右着自己。转变不了环境,改变不了生活,就改变自己吧,为了磨合社会,变换外在的形象,潜移内在的性格,像蔡依林一样来个“七十二变”吧。

然而,“改变是对的吗?”“改变值得吗?”种种的疑惑莫不使自己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惘怅、踌躇、悲情。也许双鱼座天生伤感,其实有时候伤感也是一个不坏的情绪,让我固化的精神世界添了一层色彩,多了一种感悟生活的方式,在慢慢侵透的伤怀里学会思考,在幽幽的思绪中学会长大。


 

 
《经典收藏》
365jz.com
2006/11/21